熱門熱搜: 環保  水處理  企業  科技  北京  合作  會議  垃圾  環境  污水處理 

圖片瀏覽完畢

重新瀏覽
推薦圖片
1 / 5

央視對話:光伏風電將如何扎根中國?

日期:2015-12-08     點擊:998    評論:0    查看原圖
國家電網公司總工程師張麗英












      12月6日下午,央視《對話》欄目邀請神華集團董事長張玉卓、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阿特斯CEO瞿曉鏵等能源企業代表與國家能源局史立山副司長、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李俊峰主任等政府、機構代表對話,共同探討新能源在中國的發展話題。

      你知道嗎?我們所依賴的煤炭、石油、天然氣、電氣這些都來自于化石能源的貢獻。但當我們開始尋找另一種新能源,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新能源,它從哪里來,又會把我們帶向哪里去?12月6日,CCTV對話欄目愛上新能源與大家一起揭開新能源的神秘面紗!

      讓我們深受其害的霧霾,是不是都是化石能源惹的禍?

      12月1日,一場霧霾再次突襲,PM2.5爆表,受霧霾影響區域接近于整個法國的國土面積。這一越來越難以忽視的真想,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國家電網公司總工程師張麗英表示,從現在研究的結論來看,應該說霧霾的產生主要還是由于大范圍使用化石能源造成的。

      什么是化石能源?化石能源是煤炭、石油、天然氣,中國是使用煤炭最多的國家,所以就不難知道,我們遭遇霧霾的真兇是誰了。

      煤炭是否會成為實現能源革命的阻礙?

      發達國家煤炭占能源消費比例不超過30%,而中國的煤炭占能源消費比例已經超過了40%,聯合國是把一個國家的發達程度直接和一個國家使用固體能源的比例直接掛鉤,也就是說一個國家越發達,照理說使用煤炭的比例就應該越小,煤炭是否成為我們走向現代化的一個阻礙呢?

      來自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對話》現場表示,煤炭的確是一種阻礙,從現代化發展的腳步來說,就是一個非化石能源或者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的一個過程。煤炭的比例除了澳大利亞之外,沒有一個國家超過79%,中國的煤炭可能有這種決心,每年減一個百分點,我們減它30年,如果快一點,每年減它兩個百分點,我們減它20年,基本上和世界上同步了。所以說這是一個方向,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

      李俊峰主任還表示,要解決化石能源問題必須要有一個思想,就是要逐步地退出歷史舞臺,但是在退的過程中間,不是一走了之,而是扶上馬送一程,有這種思想,就像德國人當時解決這個問題一樣,煤電要給非化石能源去調配,給它做補充,而化石能源在最終等待技術的進一步進步,直到化石能源完全退出。

      氣候變化治理就一定要讓能源革命革化石能源的命?

      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董事長瞿曉鏵肯定的表示,能源革命肯定是要革化石能源的命,比如說以煤電為例,一度電的碳排放還是要有800—900克的樣子,再怎么清潔,碳排放還是很多。光伏現在的度電碳排放是20幾克,其實還可以把它做得更低。要想達到2030年,碳排放見頂,要想在我們可見的未來,看到這個霧霾減少一點,光靠煤炭,光靠清潔煤炭,肯定是不夠的,這個革命誰也逃不了。

      當霧霾散去,“多么痛得領悟”是否又忘了?為了徹底解決霧霾問題,你愿意多掏錢嗎?12月6日,CCTV對話欄目邀請能源界大咖與您共同探討如何解決我們面臨的氣候變化問題。

      你愿意為藍天多掏錢嗎?

      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董事長瞿曉鏵在《對話》現場說,比如說在北京每個家庭年用電量大約在三千度左右,測算一下,為了讓可再生能源裝機量發電量從現在大約10%,提升到2030年的20%左右,可能需要多少補貼,或者是需要每人出多少錢呢?一度可能三分錢、兩分錢,這相對于北京每個家庭一年多出100塊錢,120塊錢。如果100塊錢、120塊錢,讓所有人多了一個去減少霧霾,修復環境的武器要不要,絕大多數人的回答應該會是要。

      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鋼也表示:十三億人口就是一筆財富,如果十三億里邊,20%的人愿意去購買綠色電力,愿意多出兩百塊錢,一年就是五百多億。如果愿意出四百,那就是一千億。所以這個問題不是一個問題。

      協鑫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共山表示,現在建光伏電站,老百姓要求25年的租金一次性要你付清,這樣子就構成了整個光伏電站好不容易從成本的下降、效益的提高、系統效率的提升,制造成本、建設成本的下降,最后被財務成本加大了,這個互相也抵沖了,所以這是一個問題。

      新能源的成本價格呈現快速下降趨勢?

      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鋼表示,他是從28年前進入風電行業的,剛開始風電的單位千瓦的造價在一萬多,那么十年前,中國的風電裝備價格降到了六千左右,今天風電設備的價格只有四千左右,事實上風力發電的整個生產和運營過程,它帶來的成本并不高,大概不到一毛錢。

      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董事長瞿曉鏵表示,光伏產品的造價在近年中也有了快速下降,比如說十年以前,光伏千瓦裝機的造價要六萬到七萬,現在可能六千到七千左右,不到十年時間,降了十倍。那么再過十年時間,可能會降到四千上下,屆時光伏可以達到甚至低于今天煤電發電的度電成本。

      國家電網公司總工程師張麗英也說,這幾年風電和太陽能的上網電價是逐漸下降的,而且隨著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速度是非??斓?。到去年2014年,風電上網電價按國際能源署統計的數據是3毛7—4毛5,這是過去不可想象的。太陽能大家覺得高一點,實際上它到2014年也是6毛8—8毛錢,討論這個問題要用發展的眼光,要看到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

      普及:其實非化石能源的社會邊際成本比化石能源低!

      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鋼解釋了這個問題!這里面關鍵還是要有一個價值評估的問題,中國的可再生能源,如果綜合地考慮到它的社會邊際成本,比如說它給環境帶來的貢獻,比如說它節約了化石能源,比如說它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造福子孫后代等等,中國現在可再生能源的價格應該要比火電便宜得多,因為火電要把這些綜合成本加上去,那它的成本一定會比較高的。但是問題出在哪兒呢?現在社會公眾缺乏這方面的科學普及,缺乏這方面數據的選擇。

      關于新能源享受國家高電價補貼的爭議由來已久,然而,關于光伏天價補貼的問題還沒爭論清楚,卻又傳來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拖欠問題嚴重的問題。新能源企業一面遭受天價補貼質疑,一面又沒拿到錢,究竟是何原因?12月6日,CCTV對話欄目邀請能源界大咖在節目中進行了探討。

      發放補貼的流程太復雜?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坦言,本來可以按照像核電、水電、煤電,按照價格法批準的價格依次到位就完了,然后和電網結算,把所有補貼的錢給電網,讓電網去算平就完了,后來也很麻煩,從一個企業收起來,送到每一個省里面去,每一個省再送到中央去,這個清楚了,每一個縣再去申請,申請再去核準,核準完了之后差不多一年多過去了,風電一般要拖兩年以上,而光伏企業到現在大部分還沒有拿到補貼,大部分要拖兩年到三年以上。對一個企業來說意味著什么,如果一個企業60%的收入兩年以后才拿到的時候,對一個企業是什么樣的負擔。

      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董事長瞿曉鏵緊接著表示,李主任說的數字是行業的共同現象,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悖論。另一方面,好像從網上、社會上覺得,好像新能源拿了很多補貼,但是其實是新能源在花自己的錢,同時也是銀行在給貸款來實現一個國家政策。但是怎么辦呢?其實他感覺做新能源過的就是一個苦日子,但是這樣的苦日子是要讓子孫萬代享受到更加美好清潔地球的日子。

      發放補貼的流程該如何簡化?現場矛頭為何指向國家電網?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其實不需要做大的機制調整,不需要做大的政策調整,就是把一個過程給簡化了就結束了,所有的包袱甩給張麗英,讓所有的苦讓她受著,所有的千家萬戶就解決這個問題了。差的錢,因為她是央企,如果財政欠她的錢,她上交財政的利潤晚點交就完了,反正你不給我,我就不給你,特別簡單的一個問題就解決了。

      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鋼:其實可以學習一下火電的脫硫、脫銷的電價,實際上它就是一次支付的,但是可再生能源要把這個補貼分開,二次支付,實際政府的管理成本也增加了,不如就定一個電價,一次直接支付,這樣社會管理的成本也會低。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張總比他清楚,所有的附加是她收起來了,她把收完的錢交給政府,再通過她去結算每一個電量,算了該補給誰多少錢,把這個單子給了政府,政府再按照他給的單子發放補貼,因為發了多少電,只有電網清楚,所以說這就弄了一個很麻煩的事情,讓她發完了,監督她不就足夠了嗎?何苦又那么麻煩的事情呢?但是這個麻煩的事情,扯了五年了,沒有解決。也希望盡快的把這個方法解決,因為發放的方法太繁雜了,把一個簡單的問題復雜化了。

      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長史立山:這是一個討論了很長時間的一件事情,關于發放,怎么能發放得快,理論上都很簡單,但是操作起來是非常難的。由于補貼是以省為實體的,電網收起來放在每個省,每個省的差距非常之大,江蘇收來的資金用不完,內蒙收了那么點是不夠他用的,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把這個錢都放到財政,拿到財政統一根據每個省的量再給你發下去,這個理論上非常清楚,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不夠,這個錢的量,收的量不夠,希望電網公司全部,你一次結算,電網公司說背不起,再沒有人來協調,如果你背不起怎么辦,沒有人說了算,所以說就現在走到這個困境。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大家說趕快調整,再提錢,但是提這個錢不是那么簡單的。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電網是一個實體公司,電網是一個獨立的企業,是一個央企,它不需要按省來結算,為什么把這個錢分到省里來呢,讓電網一次結清完了,給中央財政報個賬就可以了,干嗎一定要把這個錢,江蘇的歸江蘇,就這么一個道理,這么簡單的事情,非要把它弄那么復雜!把簡單的問題復雜化是很容易的事情,弄得越復雜,最后什么問題都解決不了。

      神華集團董事長張玉卓:直接由國家電網收放這很有道理,但是另一方面,國家電網背不起,為什么?因為國家電網的利潤只有補貼這么多,那國家電網撥下去,它自己的利潤就沒有了。如果可再生能源成本不斷降低,煤電外部成本內部化,成本不斷地升高,這樣用不了下行政命令,自然市場會逐步地淘汰高成本的能源公司,而使得低成本的能源會脫穎而出,而整個過程是老百姓享受環境美好和享受低成本能源的這樣一個過程。

      協鑫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朱共山表示,培養一個白富美的美女,需要給她從幼兒園開始,從教育開始,從她的生活方式開始。作為一個好的電能,清潔能源,首先允許從生產,從科學的投入,才能逐步形成大眾消費用得起的清潔能源。前期作為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在美國、日本、德國,他們都是這么過來的,一開始都需要政府來搭臺,企業來唱戲,老百姓消費者作為載體,這個過程政府必須全社會拿出一部分的小錢,來支持產業技術的革命,把生產、技術進步以后才能真正地使用。這一點補貼,并不是企業能享有的。

打賞
更多>推薦圖片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會員服務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Processed in 0.009 second(s), 12 queries, Memory 0.9 M
 
欧美安卓手机影视大全